您的位置:主页 > 挂牌玄机彩图 >

正文 155 听了后你会忍不住想要杀人


发布时间: 2019-08-19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155 听了后你会忍不住想要杀人无弹窗、正文 155 听了后你会忍不住想要杀人全文阅读

  正文 155 听了后你会忍不住想要杀人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既然这个中年男子告诉我,他手上还握有我母亲留给我和我小妹的一封信,那么我只好息事宁人了。

  其实我也没真想要把谁送进监狱,只不过是我在我的小计谋得逞后,一时兴起的胡言乱语,就像喝酒会喝上头一样,我这飘飘然还算恰到好处,既让他们好好见识了一番我的威风,又达到了目的。

  再者,虽然在我看来,我外公这个重男轻女的老顽固跟我妈断绝了父女关系,但从法律上说,血缘关系是无法断绝的,也就是说,我外公的户口薄上还有我妈的名字,那么在警察叔叔面前,这件事的大概过程是:外公因为一个不肯回家的外孙绑架了外孙女,外孙气不过,报了警。

  中年男子赔着笑脸一个劲跟警察道歉,警察走后,他松了一口气,我幸灾乐祸地笑了笑,然后正色道:“我小妹呢?你不要跟我出尔反尔,把我逼急了,我绝对会跟你们同归于尽。”

  中年男人略感头疼地揉了揉他的太阳穴,对我深沉道:“你先听我说完,你妹妹正在过来的路上,不用担心,绝对不会再耍你。”

  我吸了口气,也好,心急吃不了小妹这块水嫩的白豆腐,先看看这个男人对我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  他轻微地点了下头,说: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你很在意你的妹妹,但有些时候,对于你来说最重要的人往往会陷入危险的困境,一旦你妹妹身处困境,也就等于控制了你,你懂吗?”

  我仰头望了望夜色,苦笑道:“我当然懂,但是感情这种事是最不能控制的,难道我会因为南南她是我的弱点我就会放弃对她一如既往的疼爱吗?不会,一个人如果连感情都能放弃,要么他无能,要么他无人性。”

  我摊了摊双手白小姐开奖直播。道:“我不怕,你就算是个卧底,也干不了我跟小妹什么事,你的目的是我外公的家族资产,于我跟我小妹而言,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我倒还真希望你是个别的公司派来的卧底什么的,亲手埋葬了这个可悲的家庭。”

  我把双手揣在了裤兜里,叹气道:“是啊,可悲,在我外公这种重男轻女思想控制下的家庭,我母亲是一个悲剧,余依跟余琳也同样是悲剧,我从一进门就对每个人察言观色,不仅仅是余依和余琳,还有余磊,同样是个被利益熏心城府极深的人,我没说错吧?”

  他对我点点头,我说:“之所以现在才把我找过来,是因为外公他对年轻一代颇不满意是吧,余磊一个劲地在外公面前表现自己的成熟可靠,却弄巧成拙,余嘉木心思根本不放在继承家产这一事上,余琳跟余依更不用说,完全没有机会。”

  我继续道:“多余的我就不想说了,总之我不会接受那么多突如其来的亲戚,我母亲过得凄惨的时候,不见她的兄弟姐妹过来帮忙,这样的人,我根本没法与之相处,也不敢跟他们交出来的后代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说实话,刚刚在那间屋内的所有所谓的亲戚,我都嗤之以鼻,我并不奢望着过什么富裕的生活,平平淡淡,有安稳的工作和收入就好,最重要的,还是要跟心爱的人在一起,建立在物质上的幸福,是短暂和空虚的,这一点,我不用再多说,每个人都应该懂。”

  中年男子沉默着无言以对,我道:“不过,以你们做事的方式,绝不会轻易把我放回去,说吧,你们还留着什么杀手锏还没有对我施展开来?只要不涉及到我的小妹,我跟你们奉陪到底。”

  我一愣,急忙踮起脚尖把目光投向远处,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跑了过来,想都不用想,肯定是我小妹。

  我跑过去,脚下有点不稳,好几次差点因为脚下的拌蒜摔倒在地,说真的,这次是我极大的疏忽,小妹被软禁少说肯定也有两三天,多的话就是整整一个星期了,我实在很难想象,没有我的日子,她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  当她的身影终于完完整整地出现在我的视线,我眼角有点微微发涩,小妹她依旧用着她独特且非常好看的跑步姿势朝我跑了过来,扑进了我的怀里。

  她把头埋在胸前埋了好久,然后稍稍探出脑袋,道:“我就知道哥你会来救我的,嘻嘻。”

  我刮了刮她的鼻子,道:“怎么看你一副高高兴兴的样子?不是应该哭着鼻子往我衣服上擦鼻涕吗?”

  小妹摇摇头,双目微醺,痴痴地瞧着我,说:“心里一想到你,就觉得不辛苦了,况且他们没对我怎么着,对我还不错,只是饭菜嘛,不太合我胃口,还是哥你做的好吃,嗯哥,今晚回家给我做番茄炒鸡蛋好不好?”

  小妹欣喜地嗯了一声,从兜里翻出一个玉佩,道:“对了,rachel跟她亲妈已经走了,这是你为了哄好rachel给她戴上的玉佩,来我替你戴上。”

  我笑了笑,小妹也嘿嘿笑了一声,温柔地替我重新戴上那一块上面刻着个“南”字的玉佩。

  我直起身子,小妹踮起脚尖替我整理了一下头发,道:“不错,挺精神,看来这几天,没有背着我跟伊温姐干柴烈火。”

  小妹说好,把牵住我的手稍稍撤开,顺上去紧紧地挽住了我的手臂,道:“要更亲密些,让那群大人们羡慕嫉妒恨去!然后,哥一会记得不要乱用成语,不能给妈妈丢脸呐。”

  我挑了挑眉,还管我用不用成语呢刚我在房里都暴走过了,余磊他妈还冷言冷语的嘲讽了几句,可千万不能让小妹知道,谁要是敢在小妹面前说妈妈一句坏话,小妹立马翻脸,从一个人畜无害且人见人爱的天使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发起怒来连我都打,拦都拦不住。

  小妹挽着我的手臂重新进了屋内,大家还都规规矩矩地坐着,并没有把目光投过来注视我跟我小妹,看来外公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的确不容反抗。

  现在好像是轮到余琳在发表她对未来的规划,刚刚狠心推了她一把,我有点过意不去,所以耐着性子听了一分半钟。

  然后我拍了拍坐在椅子上的伊温的肩膀,伊温会意地点了点头,起身欲跟着我和小妹离去。

  站在我身旁的中年男子淡淡道:“不是告诉过你,你的母亲还给你和你妹妹留了一封信在我这儿吗?”

  中年男子淡然地瞧着我,我无奈地耸了耸肩,幽幽道:“所以,你打算用一封信,把我留在这个家?”

  他摇摇头,道:“让你留在这里,一封信的说服力远远不够,真正能说服你的理由,恐怕你听了后,会忍不住想要杀人。”

  他淡淡道:“还请你们先耐心等候,船到桥头自然直,大家,到底还是自家人,听完余琳和余依的讲话后,我先把信给你,我不会骗你,你应该选择相信我。”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

友情链接:
香港正版挂牌,香港挂牌彩图正版,铁算盘香港正版挂牌,挂牌玄机彩图,香港挂牌彩图期,香港挂牌透码,挂牌一句真言全年资料。